〃L¢H々

细嚼慢咽:

她在沟渠边洗干净锄头镰刀,沾点水拢齐了头发。她爬上田垄,跟还在地里还在忙活的姐妹道别,她边走,边不住地望一望那块刚种上了一半葱苗的三分地,她那些卑微的眷恋,并不包括匍匐脚边的青草野花,弥漫天边的清风晚霞。

评论

热度(843)